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介绍 >

中国大案要案回顾系列丨1991年:乔四、张明高、张小林

时间:2021-12-05 22:0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主播暮霭:犯罪行为,特别是重大刑事犯罪行为,是集中反应阶段性社会问题与矛盾的一面镜子。

  20世纪90年代,是国内外形势剧烈变化的十年。国际上,苏东剧变,两极格局瓦解,世界格局从旧的“两极争霸”转向以美国一个超级大国,多个强国并列的“一超多强”新局面,世界政治、经济格局迅速变化。97、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,更为新旧世纪交界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增强了不确定性。

  中国国内,香港、澳门陆续回归,九八洪水更是成为一代人难以磨灭的刻骨记忆,改革开放进程触及到深水区。国企改制,国有单位职工大批量集中下岗,同时又一轮的下海经商风潮席卷全国。沿海地区,特别是沿海大城市私营工厂开始全面崛起,外出务工人口迅猛增长,中国城镇化进程进入快车道。

  我们发现,20世纪的最后十年,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,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,都处在剧烈变化的之中。充斥在社会上的不确定因素众多,社会治安情况急转直下,一系列在今天看来足可谓是惊世骇俗、惨绝人寰的大案要案频发。这些案件,为我们回顾与反思那个时代,留下了重要的资料。

  1991年龙潭区检察官常国义回家吃午饭时被罪犯张小林、邹广强用射钉枪击穿常的头部,抢走“五四”式手枪一支。随后相继发生了“724”、“1006”枪杀政治干警、抢劫和杀人、抢劫金库的系列暴力案,张小林、邹广强先后作案28起、杀死19人、重伤4人。

  1990年3月至1991年3月,被告人王玉恩、林本清、陈能强及同案人林本朝等人(另案处理),经过预谋策划,先后纠集被告人汤顺勇、林坤材、陈建仁、林以善、林以品、谢国琰、肖依平、王玉栋、林振汉、林乃松及同案人林贤武等人(另案处理),分别组成4个抢劫犯罪团伙。他们出资租赁作案船只,购买刀剑、镀锌管、绳索、炸药等作案工具,并商定了作案时的人员分工。尔后,他们分别驾船窜到浙江省温州海域、南麂列岛海域和福建省西岛、台山等海域,采取佯装做贩鱼生意或深夜突然袭击等手段,先后抢劫5次。作案时少数人留在船上接应,多数人由王玉恩或陈能强等人率领,蒙面、持械,先后洗劫5艘船上的现金人民币69700元、外币1500元、香烟180箱、鱼虾6吨多及对讲机、金戒指等财物,计值人民币411000余元。这4个团伙的案犯还分别对34名被劫船员进行威胁、殴打、捆绑、蒙眼,并将其中1人殴打致死,3人殴打致昏后炸死,29人坠上石块、铁锚或铁链抛入海里溺死,仅1人躲入隔舱内幸免于难。最后,这4伙案犯用炸药将5艘被劫船只炸沉、炸毁。

  1990年11月下旬至1991年1月下旬,同案人谢依锦、林贤武等人(均另案处理),经过预谋策划,先后为首纠集被告人林坤材、林小锋、谢国琰、刘用土、傅仁熊、林克进、林本清、陈能强、刘必元、吴安彪、林坤银及其他同案人(另案处理),分别组成2个抢劫犯罪团伙。他们出资租赁作案船只,购买作案凶器,确定人员分工。尔后,他们分别驾船窜到浙江省南麂、北麂、披山等海域和福建省台山海域,先后抢劫6次。作案时少数人留在船上接应,多数人由陈能强或林贤武等人率领,对6艘船上的28名被劫船员进行威胁、殴打、捆绑、蒙眼等,然后劫取船上的现金人民币31300元、外币53500元、鱼虾5吨多及金器、对讲机、收录机、手表等财物,计值人民币129000余元。

  综上所述,上列被告人及同案人共62人,分别组成6个犯罪团伙,在海上进行抢劫、杀人作案共11起,抢劫船只11艘(其中炸沉炸毁5艘),被劫船员62人(其中被杀害33人),劫取现金人民币、外币、金器、香烟、鱼虾等财物,计值人民币540000余元。抢后销赃,各犯平分脏款。

  乔四(1948年6月21日-1991年6月9日),男,本名宋永佳,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,20世纪80年代末哈尔滨、黑龙江乃至东北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集团头目之一。

  乔四小时候因家住在一个叫“大桥”的地方,且家中排行第四而被通称为“大桥老四”,后简称“乔四”。在1991年因操控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杀人罪等被数罪并罚判处死刑。

  仇恨社会的张明高,自1983年12月至1991年11月的8年间,伙同其发展的3名集团成员,先后持自制土铳和盗窃得来的军用手枪,枪杀无辜、抢劫、盗窃,共作案36起,造成20余人死伤,抢劫、盗窃财物达32万余元。

  聪明的汉口人张明高走上了歧途:“张明高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。开始训练自己的素质。一是身体素质,张开始注重身体的锻炼。二是意志素质,也就克服用枪杀人的恐惧心理。

  张先后用土铳杀死了八个无辜者。1982年冬天,在武汉统一街,早上5时左右,朝一50岁的男子后脑部开枪,将其打死,这是张杀人犯罪生涯的开端。到1983年冬,张犯在花楼街、湖边坊、西马路、省邮电大院等地共杀死八人。由于土铳效果差,主要换子弹麻烦,张开始密谋搞武器。

  并先后盗窃军用手枪三支,就是利用这三支枪,制造了武汉市一系列的杀人、抢劫案,而且一干就是十年,身背21条人命,伤人无数。为害之甚,实属罕见。”张明高的头脑和作风:“经济不够,密谋抢钱,搞到钱后,人力不够,又开始物色人员,做其帮手。

  张对同党的物色,自有一套歪理,结婚有牵挂的不要。他曾经的同党陈济贤,一心想跟他一起“搞”,张明高说:“你有老婆,有孩子,不要乱搞,好好地过日子。”对于吸纳进来的成员,还进行了培训,要他们明确“目的”,以“事业”为重,要他们克服种种弊端和丑恶习惯。

  为了自己的“事业”,张不结婚,也不近女色。“为了事业”,还不忘读书学习,在租住屋中放有《中国地图》,《孙子兵法》、《世界JC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兵器知识》等。以孙子兵法中的一句“善战者,以谋法而战,而必胜。不善战者,以战而不胜,则必败。”为座右铭。

  民国72年11月18号深夜,屏东枫港派出所员警还在睡梦中,完全不知道枪柜里的卡宾枪被偷了,也因此种下未来七年,台湾社会治安的不平静,衍生出一连串的重大刑案!72年12月29号,华南银行襄理林永泉遭绑架杀害,隔天胡关宝等人就抢银行,抢走了762万的现金,之后。,胡关宝跟同夥手持卡宾枪,连续抢劫桃园加油站,74年11月26号凌晨,新竹埔顶派出所两名员警周昆清、林有福接获报案,前往处理意外事故,其实是胡关宝安排的假报案陷阱,两名员警当场被杀害,配枪也被夺走了。

  胡关宝犯罪集团在这个时候,为了避风头,销声匿迹五年,为随后展开的绑架勒索做准备,民国79年5月份,先绑架一名沈姓富商,同年十月,又绑架北市五常国中一名秦姓学生,勒索两千万,最后得手六百万,掳人勒索钱来的容易,同夥张家虎、漆慕尧,从此花天酒地,夜夜笙歌,一掷千金,面不改色,胡关宝等人胃口越养越大,接下来策划台湾史上最高赎金的绑架案,肉票锁定了新光集团少东主吴东亮,12月18号晚间十点钟,吴东亮在士林忠诚路的住家前被掳走,他的妻子,也就是影星彭雪芬,随即接到电话,要求赎金一亿元。彭雪芬为了丈夫吴东亮的安全,这段期间不跟警方配合,甚至要求警方全部撤哨,12月21号深夜,胡关宝又打电话指示,让彭雪芬带著剩下的九千五百万赎金,到新店山区,一处上坡路段,先闪两下大灯,看到路边划白格子的框框,把钱放下,立刻走人,在不开一枪,不留一滴血的情况下,一亿元赎金轻松到手。

  12月22号凌晨,胡关宝把吴东亮灌了迷药后,丢在圆山保龄球馆前,由家人接回。肉票虽然平安获释,但警方却是颜面尽失,一场警匪大对决,正式展开!警方先从彭雪芬提供给嫌犯的大哥大电池上,采集到了一枚指纹,再根据一名女姓秘密证人的指认,锁定胡关宝、张家虎就是嫌犯,12月24号晚间,警方到新竹湖口一家KTV逮捕张家虎,然后循线到新店,破门攻坚,终於逮捕了胡关宝,并在他的住处起出两把手枪,鉴识小组发现枪托底部有钻环孔,枪号又被磨掉,比对枪痕后,确定,其中一把就是新竹杀警夺枪案,员警被抢的手枪!但另外一个难题来了,破案,讲究的是人证和物证,胡关宝在收押侦讯的三个月期间,供词闪烁反覆,线年七月二号,当法官二审,宣判胡关宝判处死刑定谳后,他才终於被突破心防,带著警方到新店山区,起出八年前,从枫港派出所偷出的卡宾枪,一连串的案情大白,警方才松了一大口气。民国80年11月7号凌晨四点,胡关宝和张家虎被层层戒护,带到刑场,要执行枪决。胡关宝步履蹒跚,一度虚脱的要跌倒,在戒护人员的搀扶下,他步入刑场,5:45分,四声枪响,划破天际,结束了胡关宝枪口舔血,奸诈诡谲的一生。

  “狼帮”最大特点,是武器先进、堪比正规军。其拥枪100多支,其中一支“五四”手枪归帮主使用,还有微型冲锋枪1支,半自动步枪2支,五连发仿制手枪20多支,单、双管猎枪80余支,子弹千余发,手榴弹20余枚,烈性炸药20多斤,管制刀具百余把。

  警方对“狼帮”的最后定性是:一个以社会渣滓为基础发展起来的、具有“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”。

  1.1989年9月23日,在海南省万宁县濒临南海的龙滚镇紧靠公路的一座小山上,程纲尾随一老汉行至山顶时,趁对方不注意,从腋下抽出刮刀就要去杀。不料刚好山腰上有人与之打招呼,他这才不得不收手。接着,他在山顶上到处转悠,寻找单身对象。当见到一个年仅十四、五岁的小女孩在一颗大树下拣红薯叶子时,他猛地冲上去对着小女孩连捅两刀,小女孩大声哭叫并逃下山坡。程纲正欲再追上去时,山下追上好几个人,他只好仓皇逃窜;

  3.1990年1月21日,程纲在骗搭出租车过程中,将广东茂名市个体司机吴某用三角刮刀刺死在赤坎旧公路一收费处,并抢走现金70余元;

  5.1990年3月9日,摩托车出租司机黄某,被程纲用三角刮刀刺死在海口市金牛岭,一辆三轮摩托车被劫;

  7.1991年1月18日,在广东省鹤山县,程纲持匕首将农村妇女李某逼至山坳中,先强奸后杀害,并抢走手表一块,现金60余元;

  8.1991年3月26日,程纲以搭摩托车为借口,在广东遂溪县将摩托车主李某用匕首刺伤,并抢走本田摩托车一辆,现金60余元。当李某被刺伤后,跪在程纲面前,声泪俱下地述说自己上有80多岁的老母,下有3岁幼女,哀求程纲不要杀死他,但程仍残忍地将其活活刺死;

  9.1991年4月6日,程纲在广西邕宁县,强奸了40多岁的妇女莫某后,用匕首将其残杀,抢走现金70余元;

  10.1991年4月16日,程纲从南宁骗租出租车又到邕宁县,于晚上在一条僻静的公路上,将女司机覃某杀死在车子内;

  综上所述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程纲流窜琼、粤、湘、桂四省区,共杀死11人,重伤3人。

  1990年夏天,程纲在长沙作案,仓皇之中丢失了身份证。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,警方肯定会到处通缉自己,便计划外逃。他从广西越境进入越南,到达琼山后,被当地有关部门抓获并受军事训练,但他受不了军训的艰苦,重施故技,不久便伺机逃跑了。

  越南之路打不通,程纲便潜回中国。回国前,程纲在边境上的黑社会手中买了两只手枪。其本想组织、召集无业游民搞恐怖活动,但是,由于我国边境查的很紧,手枪根本无法携带,程纲只好把手枪丢在山林中了。回国后,他成天躲藏,自身难保,所谓召集无业游民搞恐怖活动的计划无异于天方夜谭。即使如此,他仍贼心不死,在广东一青年手中买来了雷管,并进行了两次试爆,企图伺机炸毁我国家机关,杀害无辜群众。与此同时,程纲进行了更加猖狂凶残的杀人、抢劫、强奸犯罪活动。但罪恶终究战胜不了正义,其最终在广东省开平就擒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